帖子
毛嘴麦王新闻网>情感>故事:男友没房母亲反对婚事,分手没多久她却想让我们复合
热门新闻

故事:男友没房母亲反对婚事,分手没多久她却想让我们复合

发表于 2019-12-02 10:49:21

每天阅读故事应用作者:触摸茶

“任浩还没有房子。我们能结婚吗?”这是任浩向我求婚后,我问妈妈的第一句话。

“什么?”她背对着我,用菜刀在砧板上切鸡。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惊讶和愤怒,以及菜刀愤怒地砍在案板上的巨大声响。

下一秒钟,她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,解开围裙三下五除二,把我拉到客厅。

“坐下。”她指着沙发,“齐石,你没有大脑,是吗?”

“没有房子怎么结婚?别告诉我你可以租房子。现在一个小房间超过2000个。你们两个一个月能活到一万多岁。你怎么能租得起房子?”

“即使你能租房子,有了孩子你会怎么做?这不是增加几个碗和筷子的问题。你的公公婆婆和七婶八婶都来了。一大窝农村人带来鸡和鸭。整栋房子都发臭了。你能忍受吗?”

“退一万步说,你能解决这些问题,孩子读书吗?人们现在想学习地区住房。你在哪里租房来获得户口?没有好学校。你想让你的孩子读什么书?”

当她喘着气时,我亲切地递给她一杯水。我妈妈喝了一大口,问我,“你还想说什么?”

锐利的目光让我的心脏绷紧,我不得不低调地解释:“现在没有房子,但这并不意味着将来也不会有。”

我妈妈把水杯放在桌子上,盯着我看。她问,“现在房子总是平的,首付必须是30%。即使你想在100套公寓内买一套,首付也必须在20,000到300,000英镑之间。我问你,你从哪里弄到钱的?”

我硬着头皮问,“你和我爸爸能不能帮一点忙?”

我妈妈喘着气,让我感到焦虑。“即使你父亲和我先付了定金,你有没有钱偿还7万到80万英镑的贷款,即使还贷还有30年,你每月还会偿还多少?”

我无言以对。我在两本坏书里读到了它。我终于找到了一份公司员工的工作,月薪4576元,不多。任浩比我稍强一点,但它一个月才6000出头。我必须生活和偿还我的抵押贷款。仔细想想,这真的很可怕。

但是任浩和我从大学开始已经约会五六年了。虽然他像木头一样呆着,但他没什么可对我说的。在现代,他可以被看作是一个好男朋友的典范,他可能对灯笼不太满意。一个活人怎么会被尿液窒息?我和任浩怎么能因为房子而不结婚呢?

然而,我妈妈说的也是真的。虽然a市只是5号线和6号线上的一个小城市,但是由于旅游业的发展,近年来房价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以我和任浩的收入,我不知道年底前是否想买一栋合适的房子。

我不得不忍气吞声,向我爸爸寻求帮助。“爸爸,你不是有栋老房子吗,先借给我和任浩?”

我父亲慢慢摘下老花镜,尴尬地看着我。难怪他是一个标准的妻管严丈夫。我妈妈说了一个,但他仍然敢说两个。

“说实话!”我妈妈突然拍了一下桌子。“结婚和买房原本是男人家庭的事情。即使他的家人没钱买房子,你想让我坚持住吗?”

“没有房子,你买不起。你想让我做什么?”

我妈妈生气地瞪着我,“要么买房,要么分手!”

买房是不可能的,分手更不可能。我不得不请任浩出去讨论对策。

听了我的叙述后,任浩皱起眉头,抽了三四支烟。他一句话也没说就吞云吐雾了。

“我该怎么办?”我妈妈是一头倔强的驴。问她绝对不够。如果我敢和她作对,她可能得和我断绝母子关系。我不知道,只希望任浩能收拾残局。

他哭丧着脸慢慢呼出最后一支烟。“我不知道。”

我对他半死不活的态度非常生气,我敦促他想办法,“我妈妈只说她想要一栋房子,但没说她会买多少。为什么我们看起来不像老失败者?”

任浩掐灭香烟,还是皱起眉头,“现在老小也差不多一万一千平了,就算七八平,也得二十多万首付。一些卖家仍然需要全额付款。我们去哪里筹集这么多钱?”

我拿出手机,看了看银行卡的余额。这三张卡加起来不到20,000英镑。任浩也好不到哪里去,只有3万人。我们的钱加在一起,买厕所都勉强够用。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深深地笼罩着我。我想了想,把目光投向了任浩的父母。

"我可以向你父母借一些吗?"

我原本计划我们会凑些钱,从任浩的父母那里得到18万元。这还不够吗?至于抵押贷款,我和任浩不得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。

任浩闷闷不乐地说,“我父母怎么样了?你不知道。他们能有多少钱?”

任浩一家几代人都在豫北农村务农。用任浩的话来说,他是“第一代农民”,有着欣欣向荣的幼苗。他们盛产小米和红枣,虽然这两样东西价值不大,但他的父母一直都是勤劳节俭的人,他们大半辈子都在消费,如果不多的话,发放数万美元应该不难吧?

任浩打断了我,“那是他们的退休金,我希望这笔钱能维持我的余生。”

我也这么认为。农民没有退休工资,必须存下每一分钱。如果他们给我们钱,日子会更紧。我也应该为我匆忙买房和粗心大意负责。

向父母借钱是行不通的。幸运的是,任浩还有一个哥哥。虽然他也是一个农民,但他仍处于全盛时期。退休养老还为时尚早。向他借点钱以备不时之需总是对的。

“不,不,不!”任浩又拒绝了我。“我哥哥快40岁了,他还没结婚。并不是说人们认为他没有房子。他打算借钱给我。他什么时候能娶一个媳妇?”

这不好,那不好,我问任浩到底该怎么办,不能因为没有首付而不能结婚?

任浩耸耸肩。“我想我会做点什么。我有几个朋友。我看看能否向他们借一些。”

我很生气,但看到任浩也很悲伤,也不太严厉,我不得不不断敦促他想办法。

任浩被公司派往上海呆了半年,才想出解决办法。当我接到他的电话时,他已经在去徐家汇的地铁上了。

我问他:“工作很重要,我们结婚没关系吗?”

任浩脾气很慢,饶是我脾气暴躁。他仍然脾气不好。“你不能着急。我要去几个月。我回来的时候我们会讨论的。”

现在房价正在上涨,半年后会是另一个价格。我们已经没钱了。如果房价再次上涨,买房将更加困难。

任浩没有希望了。我只能先向我妹妹借钱。打了四五个电话。这一个想结婚,另一个刚买了房子。总之,没有人有多余的钱。

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也嘲笑我:“现在不允许这个男人的家人为婚礼准备婚房。任浩一家有困难。他们没有说所有的钱,但是首付款应该总是由他的家人支付。来来回回怎么样?”

与朋友的残酷嘲弄相比,我母亲的态度更糟糕。“当你张阿姨的女儿结婚时,那个男人给了他们十万多嫁妆,给他们买了一套100多层的公寓。我们以前的邻居老赵直接在市中心买了商店。我从未听说过不想要房子的女孩。这是什么免费的?”

我对我母亲非常生气,以致于她不能说话。她的父亲不停地说,“他的家人来自农村。我不想让他买120-200平方米,但不管狗窝有多大,他都会把它拿出来。”

我回答,“他又不是没有买。因为他出差了,暂时买不到。”

我母亲怒视着我。“让他拿钱。他去出差了。我和你爸爸能和你一起去看房子吗?钱在哪里?”

一提到钱,我就失去了信心,小声嘀咕道:“他还在努力寻找出路。我如何在短时间内筹集资金?”

“停,”妈妈冷笑道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还在偷偷帮他借钱?”

我被一根小辫子缠住,窒息了一会儿。我妈妈抓住这个机会,对我发起了猛烈的攻击:“如果任浩真的想娶你,向他的父母要一些小费,亲戚朋友如果不借给我,就会来。他怎么能跑到潇洒的地方让你集资?”

我为任浩辩护:“他在工作,不是在旅行。”

“嘿嘿,公事公办,他真的想借钱,叫不能借吗?我想他只是想找个房间结婚,这不是省钱吗?我还说你白白送人了。我想你只是把它贴反了!”

自从我妈妈口头攻击我后,我已经十多天没和她说话了。我父亲成了喉舌,夹在中间是不好的。

看到这个机会,父亲告诉我,我母亲更年期了,脾气不好,这让我承担了更多的责任。她还说表面上她是一个钢铁般的女人,但实际上她每天都暗暗为我的事叹息。

我被父亲逗乐了,试探性地问他,“如果任浩和我真的没钱买房子,我母亲会同意我们的婚姻吗?”

我父亲很守口如瓶,我几次催促他。直到那时,他才松口,说其他一切都很容易讨论。在结婚和买房的问题上,没有回旋的余地。

房子必须买下。

为了不被妈妈瞧不起,除了到处找钱,我还一天几次打电话给任浩。

起初,任浩也安慰我不要担心。买房暂时不成问题。他担心他匆忙买了一栋房子。他真正搬进来后,要么交通不便,要么社区绿化不够。这确实是一个缺点。

他不着急,但我很着急。我母亲甚至更加焦虑。她猜想再过两个月我就要去相亲了。

任浩微笑着告诉我坚持我的立场。不管怎样,我会等到他从上海来。

在这样几次催促任浩之后,他也发了脾气,被我逼着。他问我是喜欢他还是仅仅为了房子才嫁给他。

我太生气了,以至于我怒不可遏。“我们家至少有两套公寓。我仍然不需要为了你消失的老房子而嫁给你。你应该少给自己钱!”

“好了好了,”任浩看到我生气了,语气柔和了下来,“我说错了还不行!但是买房是一辈子的事情,哪能这么匆忙?别慌,我两三个月后回来。我听说乡村花园里新开了一栋大楼。它用精美的装饰来装饰。那我们就去看看吧。”

我吃得很软,但不吃得很硬。任浩降低了他的形象。我再也不擅长带乔去了,答应再等他两三个月。

离开办公室大约一个月后,郝浩回来了,新开的阳光花园开始进入市场。房地产网站很好,价格只有9000多元,非常划算。我动了动心,又告诉了任浩。

“我知道事情很紧急,”任浩态度不好地冲我吼道。“你不是说我会回来再看一遍吗?我等不及一个月了?”

我解释说,房地产的地段和价格都很好,然后我们就不能选择一个好的楼层。

“这么多房子,这不能抢,我们看别的行。你害怕我会骗你,不想买房子吗?你说呢?”

为了房子,我妈妈和我吵了很久。任浩没钱,不愿意向父母和兄弟借钱。我也没说什么。他这样说,不仅抹杀了我的努力,还告诉我我崇拜多少钱。

我报复道:“如果你愿意买,表现出一些诚意!”不是说你父母没钱,而是说你在出差。我很久没有看到你筹集的首付了。我妈妈是对的。你根本不想买房子。你只希望我的房子能贴在你身上。"

任浩也很愤怒。“我知道你势利的母亲不喜欢我,总是说我来自农村。你也不想想它。你比你的家人有钱。如果我想要房子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我强忍着眼中的泪水,“好吧,好吧,你去找别人吧!”

任浩问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分手!”

他停顿了一下,“分数是分开的!”

我的恋爱并不顺利,但我妈妈很开心。每个人都说我甩了我的男朋友,并请别人把我介绍给另一个男朋友。

我深信不疑,于是我打电话给任浩,开始好好谈谈。谈到房子,我们开始争吵。

我告诉他尽快解决房子的问题,否则我妈妈会让我每隔三天两夜去相亲,而我已经拒绝了一两次。

他走得太远了,说他无论如何买不起房子,也进不了我妈妈的眼睛。如果我有这个能力,我会找一个有大别墅的人结婚。这不会浪费我母亲的心血。

毕竟,谁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继续谈话呢?我说,“任浩,记住你说的,我们会彻底分手。”

他甚至讽刺我:“我们不是很久以前就分手了吗?!”

五六年的感情,只是对一所房子说不,不。我的大学同学听说过我们,他们中的一些人理解我。他们说房子是个大问题。没有房子会发生什么样的婚姻?

当然,也有人说我太现实了。一开始我想和任浩建立关系。现在人们买不起房子,所以他们就把他赶走,把任浩的心肺浪费在我身上这么多年。

当我有更多的债务和流言蜚语时,我可以对此充耳不闻,即使我无法忍受母亲的唠叨:“就这样分手死去。”张阿姨把你介绍给这个年轻人。条件很好。你明天会见到他。"

“不。”

“还在想着任浩,如果他是故意的,至于这么久没有凑够首付吗?你们两个已经分居两三个月了。他找过你吗?也许别人已经找到了另一个,而你仍然很傻。”

任浩和房子正好碰上了痛处。我仔细考虑了一下。我妈妈也说过同样的话。如果他真的关心我,至于这么久,他连我的消息都没有?我是唯一一个认为我多愁善感的人。

想到这里,我答应妈妈,并决定见见她说的那个有钱的单身汉。

面对人生中第一次相亲,紧张是不可避免的。与我相比,王学士就像一根老棍子,问我关于我的工作和我的家庭。

不知不觉中,我们又谈起了房子的问题。王先生告诉我,他的房子有五处房产,两间别墅,一个店面和两间电梯房。我开怀大笑,称赞他家人的伟大事业。

他假装谦虚,反过来问我:“听张阿姨说,你有几栋房子?”

我有点尴尬,心想这是相亲还是生意,我怎么能一直问我的祖先呢?我有点不高兴,告诉他只有两套,旧的和小的。

单身汉犹豫了一会儿,尴尬地笑了笑,说他晚上还有工作要做,否则他会另约时间。

我和他自然不会再讨论了。

如果单身汉失败了,我的母亲不得不降低选择丈夫的标准,只适合家庭,那些太富有的人也瞧不起我这个小家庭。

在此期间,任浩打电话给我。碰巧我出去的时候没有带手机。我妈妈接了电话,骂了别人,告诉他不要缠着我。任浩自尊心很强,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过我。

又过了一年,就连脾气暴躁的父亲也开始担心,整天叹气,担心我不能结婚。

我也不理,除了每天工作就是刷戏,偶尔和我最好的朋友出去吃饭,生活是如此悠闲。

一天,我家的房客打电话给我妈妈,说房子的顶灯坏了,要求我们换一个新的。本可以为此雇佣电工。除非我父亲带头,否则我母亲不会放弃120美元或200美元。

我爸爸笨手笨脚,爬梯子很困难。他花了半个多小时换了灯泡。幸运的是,当我父亲从梯子上下来时,没有人扶着他。他俯下身,从梯子上摔了下来。

当我被送往医院时,我发现我的左大腿粉碎性骨折,需要立即手术。我母亲被吓傻了,为了节省劳动力成本,我父亲的手术费用将超过1万英镑,关键是人们不得不受苦。

我爸爸很胖,我妈妈和我都想把他翻过来。我和妈妈商量了一下,并请了一名护士,这样我们就可以放松了。我妈妈没有固执的脾气,很少听我的。

然而,在找到护士的几天内,我父亲开始抱怨护士不卫生,上完厕所后不洗手。他直接给他食物和饮料。他觉得他应该有一个隔膜。

忍不住又找了一个。然而,这个护士不可靠,经常忘记给我爸爸擦洗。几天内,我爸爸大叫说他的腿不舒服。当他打开固定器时,他看到伤口旁边长着一个红色的丘疹。

我妈妈和我不知所措。

正是在这个时候,任浩打电话给我。正是这位在电话中反对婚姻的母亲希望我们重新在一起。(工作名称:没有房子我们能结婚吗?“靠:喝茶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买彩票 贵州快三 中华彩票网